60-70

小说:深陷人外双生子修罗场 作者:汀骨
    第61章 心疼

    眼看云琥真要有动作,花间诩:“你真打算跳?”

    云琥:“你不是想看?”

    花间诩靠回山壁上,一副不讲理的样子:“你会跳舞吗?”

    云琥低声:“之前学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云琥居然去学跳舞了,不管他去学的原因是什么,光这个认知就足够令人惊讶了。

    花间诩有些好奇了,云琥藏了多少秘密是他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云琥有些紧张:“你,你还想看吗?”

    话都是花间诩提的,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:“看看呗。”

    兽人的舞蹈带着野性,它会染上舞者的特质,就像夜晚月上梢头的猎鹰,带着猎食者独有的侵占和野望,将观看者吞噬其中,就算舞者有意收敛,花间诩也能从各种细节里面看出来。

    云琥包藏的祸心,在他完全没有想到的地方,被花间诩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云琥手脚有些发麻,花间诩的视线像持续不断的微小电流,停在哪里他的身体就止不住的颤栗。

    这曲舞其实还算不错了,双生子艺术素养也是一脉相承的,竟然比很多兽族跳得都好。

    面对云琥隐隐期待的眼神,花间诩鸡蛋里挑骨头:“不好看,差劲,你压根就没有舞蹈的天赋,简直是糟蹋舞蹈。”

    云琥眼中的亮光暗了下去。

    花间诩打了个哈欠,厌倦了似的,搂过小哈躺下来想要睡午觉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背后传来云琥的声音:“你又内疚了,是吗?”

    小哈感觉搂住自己的手臂忽然紧了一下。

    花间诩:“你闭嘴。”

    云琥嘴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,这样可不行啊花间诩,你再这样心软下去,我真的会忍不住侵占你的。

    云琥进化的程度有点超过花间诩的想象,他不再是以前那个好拿捏的弟弟了。相反,他多了一点花间诩在云生珀身上才能感觉到的不可捉摸,虽然只有一点,但他进步的速度相当惊人。

    如果好好引导,云琥过不了多久真的能成为云生珀那样可靠的人。

    引导归引导,花间诩的主要任务还是让云琥知难而退,赶紧滚回兽族。

    云琥打定注意似的,让干嘛就干嘛,一点脾气都没有,花间诩感觉自己都快成恶婆婆了,愣是没有找到云琥一点错处。

    就算云琥真的想追求他,也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在一次登山休息间隙,花间诩问出来:“你这次忽然过来,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原因?”

    云琥:“没有,我就是想和你一起旅行。”

    花间诩越发狐疑,瞥见身后云琥蠢蠢欲动的手,蹙眉拍了过去:“云琥,管好你自己的爪子。”

    云琥被拍得一愣,才反应过来自己又下意识地帮花间诩提了背包,而且姿态暧昧蛮横。

    花间诩伸出一根手指在云琥面前晃了晃:“警告一次啊。”

    云琥竖立的瞳孔盯着眼前青葱般的食指,舌尖舔了舔忽然有些发痒的獠牙,好想含进嘴里,将这根手指吮成粉色。

    这怎么忍得住,想靠近的心情是按耐不住的,就算脑子知道要制止,身体也会不由自主地被吸引。

    花间诩骤然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毛骨悚然感,这种感觉一闪而过,错觉一样。

    花间诩收回了手,吝啬地留给云琥一点背影,可就像饮鸩止渴,越是阻扰,云琥就越想接近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了半山腰,这里有片野生的花丛,蝴蝶和蜜蜂欢快地飞来飞去,连空气都带着花香。

    花间诩来灵感了,立刻停下脚步,搭了画架要在这里写生,小哈趴在画架旁边,尽职地做着护卫工作。

    沙丁丁很习惯花间诩这种心血来潮地停留,趁着花间诩在画画,准备今天的晚饭。

    花间诩原本支了把遮阳伞,画到后面嫌伞遮挡光线,直接给撤了,阳光一下子铺满了整张画板,将花间诩也纳入了光中。

    花间诩坐的角度正对着太阳,阳光很刺眼,眼睛睁久了视网膜都有种强烈的灼烧感。

    但花间诩浑然没有在意,瞳孔金光闪闪,全身心地沉浸在发现美好景色的喜悦中,笔下生风,勾勒着独属于他的幻想画卷。

    云琥站在离花间诩不远不近的地方,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一点点接近,最终缓缓蹲下,恰好遮住了那道带有破坏性的光线,又将花间诩完完全全吞进他的双眼。

    云琥这些天很少有这么靠近花间诩的时候,他用视线描摹着花间诩的轮廓,从专注的眼睛到挺翘的笔尖,从被风吹动的发丝到指尖的画笔,他像个贪婪的盗贼,肆无忌惮地偷窃这来之不易的时光。

    一直到他的视线移到了画板上,准确来说是画板凹槽处放着的小人。

    那个小人通体骨白,有着精致到恐怖的翎羽和鸟类下肢,五官俊朗,体态挺拔,和他很像,但不是他。

    待花间诩从画中世界脱离出来,云琥已退回了安全的距离。

    花间诩没察觉不对,看了一眼完成的画,手已经拿起凹槽处的小人习惯性地摸了摸。

    这些年人兽两族开展合作之后,文化也产生了各种碰撞,人类也渐渐开始接受多元化的艺术,虽然距离真正开放还需要时间,但花间诩不再是最开始无人理解的状况了。

    绘画也不再是花间诩倾泻情感的工具,成了更加纯粹美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花间诩多欣赏了两眼自己的作品,满意地在背面签上“山雀”的花体签名。

    一切完毕,花间诩终于将视线转到手里的小人,动作忽然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直在旁边密切关注着的云琥立刻察觉到了花间诩的异样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首领大人的脸模糊了。”花间诩眉梢皱起,有些心疼地移开了自己的手指,小人是用云生珀的骨灰捏的,早就硬化了,如果没有软化剂和粘合剂很难重新捏。

    两灌颜色不同的小瓶子出现在了花间诩面前,花间诩顺着瓶子抬头看去,看到了云琥的脸。

    云琥别过脸,晃了晃手里的两个瓶子:“软化剂和粘合剂,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花间诩拿了过来,将小人放倒在腿间,呼吸减缓,俯下身将软化剂仔细涂抹在小人的面部,动作小心谨慎,任谁都能看出他对小人的珍视。

    期间沙丁丁端来了热腾腾的食物,两人谁都没动。

    云琥脸色平静地看着花间诩修补,垂在膝盖上的手泛起了青筋。

    待花间诩重新捏好小人的脸,晚饭都快放凉了。

    粘合剂干透还要一点时间,花间诩将重获新生的小人继续放在腿间,端起晚饭吃了一口,看向旁边吃得心不在焉的云琥:“多亏你带了软化剂和粘合剂,话说你怎么连这种东西都带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感觉你可能需要这个。”云琥淡淡道,“如果你经常把哥哥的模型拿出来摆弄的话,可能会磨损。”

    确实呢,云琥居然能考虑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“真细心啊弟弟。”云琥没什么情感地道,“如果是以前的你一定会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花间诩回过神:“这也是以前的云琥绝对注意不到的细节。”

    云琥:“我们都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。”花间诩一下子打破了还没开始奇怪气氛。

    他可没变,他刚才确实想说那样的话,但因为他现在要冷落云琥,所以不能说。

    云琥笑了一声:“你可没变,你现在是在冷落我,当然不能说那样的话——你刚才是这样想的吧?”

    “真厉害啊云琥。”花间诩感觉自己被挑衅到了,眯起眼睛,“那你猜猜我现在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云琥:“……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花间诩:“我在想,你不会以为这点小手段就能打动我了?你只是从只能想第一层进化到了能想两层而已,还差得远了,臭弟弟。”

    云琥怔然地看着此时富有攻击性的花间诩,他知道花间诩这些天对他恶劣的态度是为了驱逐他,但他非但没有受挫的感觉,反而因此更加喜欢花间诩了。

    他真的完蛋了,不管花间诩怎么对待他,他都会不可自拔地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做坏蛋是要遭报应的,花间诩吃饭的时候没看清,舌尖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。

    花间诩半捂住嘴,吐出来一只小蜜蜂。

    蜜蜂扑闪着翅膀飞走了,而花间诩的舌尖肿起来了一点。

    肿胀的痛意一路蔓延到舌根,整个口腔都开始发麻。

    花间诩顿时饭也吃不下去了,呸了几声,拿出镜子伸出一截舌头查看:“这什么品种的蜜蜂,毒性这么强。”

    说话都有点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花间诩还没看清镜子里自己舌头的情况,一只手就盖住镜子把它挪开了花间诩的视野,一张放大的俊朗占据了原本镜子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云琥离花间诩极近,眼中的心疼几乎要漫出来。

    花间诩怔了一下,这个语气,他在那一瞬间还以为是云生珀在说话。

    那截有些肿胀,还泛着红意的舌尖被收了回去,云琥视线没了聚焦的地方,往上移动,对上花间诩近在咫尺有些放大的瞳孔,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。

    云琥飞快地眨了一下眼睛,被烫到一样松开了花间诩捏着镜子的手,往后退去,擦了一下鼻尖,心虚的目光再次落在花间诩脸上:“你怎么样,很严重吗?”

    花间诩摇了摇头,还沉浸在刚才的错觉中,以前他也会偶尔从这两兄弟身上看到彼此的影子,但都只有一瞬间,很快就回归现实了。

    可是刚才,甚至一直到现在,即使理智告诉他眼前是云琥,还是会有看到云生珀的错觉。

    是他思念成疾出现问题了吗,这太奇怪了,还是说蜂毒有致幻的能力?

    明明是舌头在痛,花间诩却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小说家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
醉山阁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zuishang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